【观点】老牌名企史丹利搬离深圳,8月刚获评坚守先进制造标杆

发布日期: 2020-10-29  来源: szzxyx.com
直线管理咨询营销顾问发现一条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以前叫捷和百得)解散工厂的通告在微信朋友圈疯传,并在制造业圈层引发了强烈地震。
 
老牌名企史丹利搬离深圳,8月刚获评坚守先进制造标杆
 
根据史丹利百得深圳公司的解散公告,由于市场整体环境的变化和行业内竞争的加剧,集团基于战略发展需求不得不重整业务资源以提升市场竞争力,决定提前解散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
 
根据公告,自2020年10月26日起至2020年10月28日与全体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在此期间,公司将提供高于法定标准的补偿方案(详见《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补偿方案》)。自2020年10月30 日起,公司将依法对不愿意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剩余人员单方终止劳动合同,并支付法定标准的补偿金。
 
企业解散事发突然
 
史丹利百得深圳公司是美国《财富》500强企业Stanley Black&Decker在深圳投资的美商独资公司。
 
老牌名企史丹利搬离深圳,8月刚获评坚守先进制造标杆
 
而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和制造为一体的电动工具制造企业。公司成立至今已研发出一百多种工具系列,目前主要产品有:电钻、电批、圆锯、直锯、园林工具、便携式吸尘器及手动工具等。公司生产的Black&Decker、Dewalt、Stanley、Porter Cable、Bostitch等多个一线品牌工具通过遍布全球的分销网络销往世界各地。公司占地面积约54000平方米,有员工数千人。
 
在不久前的9月12日,为庆祝深圳特区40周年庆典,史丹利百得作为深圳的标杆企业,还获得了广东经济科教频道《广东新焦点》栏目的专题报道。在此之前,该公司先后荣获深圳市宝安区工业互联网应用服务商;及宝安区“坚守先进制造标杆企业”荣誉称号等,展现了先进制造领域的强势实力。
 
在专题节目中,该企业运营高级经理张红军表示,从2013年开始,公司充分利用了协作机器人,SCARA,包括视觉,使生产线从原来的40个人降低到现在的4个人。
 
该节目有这样一段评述,对该企业的成功转型升级予以了高度评价:发展数字化制造是提高制造业生产效率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推动制造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重要路径。史丹利(深圳)公司先行先试,无论是生产效能还是人员管理的优化,都取得了革新的进步。
 
前几天还大量招工,上个月还在电视节目中宣布准备加大投入的史丹利百得为何突然提前解散深圳工厂,确实令人百思不得!
 
史丹利百得中国辉煌的前15年
 
早在1995年,百得总部率先在中国苏州新加坡工业园区建立亚洲生产基地,同年,百得与香港捷和合资的捷和百得在深圳沙井成立。
 
进入中国的前十五年,史丹利百得获得了飞速发展,经过不断的投资和并购,公司在深圳、苏州、上海、青岛等地创建了规模宏大的生产基地,采购中心和研发基地,并拥有十多个工厂和二十几家公司。
 
老牌名企史丹利搬离深圳,8月刚获评坚守先进制造标杆
 
2007年,百得(苏州)精密制造有限公司一期厂房投入生产用以满足不断的扩大的家用消费品产品的生产需求,这一年百得苏州产量超过1500万台,年产值突破4亿美金。
 
同年,位于深圳沙井的捷和百得厂区装有71条装配线,年产1500万套电动工具及800万套配件,年出口额为2亿美元,居深圳市出口企业第35位。
 
在很多老一辈的打工人眼中,捷和百得是出了名的好工厂。工资高,福利待遇好,伙食一流,是打工者梦寐以求的地方。不过,往往是福利待遇好的美资等外资企业,员工罢工闹事,管理层中饱私囊、作奸犯科的事情层出不穷,导致中国制造业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非常普遍。
 
后15年进入多事之秋
 
好景不长,经过了长达15年的高速发展之后,与众多在华的外资企业一样,随着中国新劳动法的出台,史丹利百得突然发现原来的锦绣前程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2010年10月,因为规模不断扩大,公司决定搬到石岩,依照劳动法,企业进行同城搬迁不必予以劳动补偿。然而,尝到新劳动法甜头的企业员工还是发起了3000人的大罢工,硬是要求公司给予补偿。罢工长达三天,组织松散的员工情绪不断高涨,并且做出了一些过激行为,最终在地方政府的弹压下得以平息。
 
老牌名企史丹利搬离深圳,8月刚获评坚守先进制造标杆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平息。2012年11月13、14日两天,原香港股东捷和集团见势不妙将部分股份转让给美方股东,公司由此更名为史丹利百得。内心越来越膨胀的员工们因此要求资方先买断他们的工龄,支付经济补偿金,然后再签订新的劳动合同。但资方认为, 这种要求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僵持之下再次引发了6000人大罢工,工人们堵塞工厂大门和厂门口的马路,并把石岩街道办水田社区的十字路口堵得水泄不通,导致交通瘫痪。
 
两次罢工均属无理取闹,劳资双方的脉脉温情彻底断裂,也为如今的突然解散埋下了祸根。
 
近年来,随着老一辈打工者退出江湖,年轻工人出现断层,加上大学产业化导致年轻人厌恶进工厂打工,像史丹利百得这样的巨无霸工厂越来越难以为继。即便是原来的老员工,也失去了当初的干劲,偷奸耍滑、尾大不掉、甚至磨洋工者比比皆是。中国制造的辉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维持运营了8年之后,史丹利百得选择了提前解散深圳工厂,并且限定员工在两天内作出选择,否则即按照法定标准作出补偿,劳资双方冰冷的关系显露无遗。
 
近些年来,飞利普、三星、诺基亚、爱普生、索尼、希捷、欧姆龙、西铁城、日东电工等世界名企纷纷关闭在中国的工厂,大量工资高福利好的就业岗位流失到越南、印度等地。
 
究竟是这些企业配不上中国制造,还是中国的营商环境留不住它们,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